在哪里可以买正规的pk10彩票:首家新三板农商行的股权乱局:大股东不爱、二股东失信、新主资格遭否

2018/08/15 11:05      金融三胖哥 许芸

上海十一选五杀号专家 www.orisina.com 始于2003年的农信社改革,被视为我国农村金融改革的重要标志,让之前普遍积贫积弱、不抵债、技术上已处于破产状况的数万家农信社起死回生,并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十年以后,由农信社改革而来的各地农商行纷纷开启上市步伐。

2010年12月,重庆农商行(3618.HK)港股上市,成为国内IPO的农村商业银行。

时隔六年,江阴农商行(002807.SZ) A股上市,实现了农商行在国内主板市场IPO零的突破。此后,无锡农商行、常熟农商行、吴江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接连上市。

与此同时,规模尚小,短期内无法独立IPO的农商行们,同样渴望拥抱资本市场,新三板就成为了突破口。

2017年5月24日,新疆喀什农商行在主办券商东方花旗证券的推荐下,成功登陆新三板,股票代码871122,成为首家挂牌的农商行,一度被视为“农村金融新出路”的样板工程。

时间过去一年多,原本希望通过新三板拓宽融资渠道、推动转型升级的喀什银行,却事以愿违。不仅没能实现融资,却因纷繁复杂的股权纠纷陷入乱局。

喀什银行的前世今生

喀什农村商业银行的前身,是成立于1996年的喀什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经过多年的发展和演变,于2006年转制成立喀什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2014年7月25日,以喀什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为基础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17年底,喀什银行共有分支机构18个,其中支行16个。

今年4月,喀什银行晒出挂牌新三板后首份“成绩单”: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4.94亿元,同比增长10.84%;实现归母净利润1.47亿元,同比下降19.08%。

由于喀什地区维稳压力及经济下行造成的信贷资金有效需求不足以及利率市场化及同业竞争造成的利差不断收窄,公司收入主要来源的利息净收入在2017年仅实现2.53亿元,较2016年下降31.18%。

虽然业绩略有下滑,喀什银行仍然在挂牌首年为股东们送上“大礼包”,每10股派现0.9元,现金分红共4563万元。

与大多数农商行一样,喀什银行的股权极为分散,现有股东175人,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挂牌时持股5%以上的股东只有3家,新疆金融投资、新疆同维投资和慕士塔格宏村中坤旅游集团,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仅42.96%。

这一现象,主要是《中国银监会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规定,“单个境内非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村商业银行股本总额的10%”。

此外,三胖哥在喀什银行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还了解到,公司部分股东所持股份还处于质押状态。第二大股东新疆同维投资所持的8.51%股份,还因与新疆诚信玉缘投资的债权债务纠纷被司法冻结。

这些,都为喀什银行挂牌后陷入的股权乱局埋下了伏笔。

说不清的股权纠葛

8月10日,喀什银行发布《关于德展金投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情况的公告》,掀起了关于公司股权纠葛的一系列谜题。

时间倒回半年前,今年1月,德展金投资集团联合北京安龙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联合竞买人,通过拍卖竞得上文提及的新疆同维投资被司法冻结的4316万股股权,德展金投持有有喀什银行3500万股,持股比例6.9%。

按照公司披露的起拍价2.25元/股计算,德展金投为入股喀什银行花费了至少7875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德展金投成立于2014年8月,注册在北京,只有张湧和汪宾两名自然人股东,注册资本1亿元,业务板块涵盖大健康、体旅、地产、航空、资源等多个领域,控股企业就多达29家,其中不乏各种资本管理公司、创业投资公司……

喀什银行以为引进了一位大金主?却未曾想到德展金投连股东资格都不满足。

究其背后,是一个复杂的故事:德展金投在完成工商注册登记后,将所持喀什银行股份质押给包头农商银行,为其全资子公司美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贷款提供担保,喀什银监分局认为德展金投集团作为股东违反承诺,否决了其股权变更申请。

今年1月,银监会印发《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没想到刚过半年,德展金投就因违规质押被不予核准变更股权。

新老二股东,一个失信成老赖,一个花了钱却拿不到股份。本就乱成一锅粥,没想到喀什银行的另外两个重要股东也开始轮番抛售股权。

先是第三大股东慕士塔格一宏村中坤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于今年4月下旬将所持2730万股全部出清,并完成股权变更相关手续,其中,上海翼客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受让了2400万股,持股比例为4.73%。

接下来,第一大股东新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也于6月,在新疆产权交易市场将所持全部9.96%股权挂牌,转让底价达到1.48亿元。

按照转让底价,喀什银行总估值14.86亿元,市净率1.07倍。

新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是新疆国资委独有国资公司,也是喀什银行的发起人股东,入股多年,在这个节点选择“清仓式”减持,是兑现投资收益?还是彻底放弃这块资产?而这个烫手的山芋,又是否将有人愿意接盘?

“逃离”农商行的股东们

类似喀什银行这样被股东们抛弃的农商行还有很多。

阿里拍卖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有关农商行股权拍卖或变卖的信息多达1800余条,起拍价少则几万元或几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乃至上亿元。

3月2日,上市公司吴江银行(603323.SH) 1611.69万股就曾被拿到网上拍卖,几轮竞价后,被一位土豪以1.07亿元竞走。

农商行股权频繁转让的现象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有人粗略统计过,农商行股东转让股权有的是因司法纠纷或投资兑现,有的则是因监管政策。而面对金融监管的升级、经济放缓、竞争的加剧,未来地方农商行经营环境或将面临挑战。

作为区域性金融机构,农商行的贷款投向多集中于当地的小微企业及农业,受当地的经济状况因素影响较大,风险集中度高。而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制造业下滑,一些农商行的坏账也开始暴露。

以喀什银行为例,公司2017年底的不良贷款率达到2.32%,比年初增加了0.7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增加主要原因是经济环境下行,客户经营遇到困难,还款能力下降。

而细究其背后原因,不良的历史包袱和公司治理的先天不足更甚于经营的短期恶化。

另一方面,有上市意向的农商行股权却是香饽饽。上市公司新城控股公告称,子公司上海雅聚置业拟9.73亿元收购1家关联公司的全部股权,后者旗下的主要投资是江苏省内两家农商行,江南农商行和镇江农商行。其中,江南农商行作为全国第七大农商行,已经在6月中旬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A股上市的系列议案。

无独有偶,沧州明珠(002108.SZ) 7月12日公告称,公司拟受让大股东东塑集团持有的沧州银行6.32%股权,转让价款为7.082亿元;永东股份(002753.SZ)公告,以1.188亿元受让山西稷山农商行9%股份,后者2017年实现净利润6575.65万元。

一边是股权频频被甩卖,另一边则是上市公司通过受让、参与增资等方式入股,中小农商行的命运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

相关阅读

29| 181| 856| 382| 612| 253| 731| 689| 940| 434|